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123b456c789w的博客

 
 
 

日志

 
 

长葛风劲  

2016-06-24 09:1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类:

孙建邦的博客默认分类

|举报|字号 订阅

 

 

(一)

乘车穿行在长葛市的大街上,我发现街道两旁的路灯与常见的不同:每根灯杆上都装有1套太阳能板和1套风叶发电装置。问同行的许昌作家梁先生,得知其为“风光互补”路灯——太阳能发电和风力发电互为补充电源的路灯,这种路灯是长葛市一家民营企业设计、生产的。梁先生还说,许昌市市政公共管理的路灯都是这款式。

一个太阳当头照,四面八方风吹来。到长葛进行文学采风,印象最深的是长葛干部频频使用的一个成语:“无中生有”!阳光是有的,风是有的。这两样也是应该有的。大自然眷顾的,长葛人用得淋漓尽致;长葛没有的,长葛人则“无中生有”。

长葛地处中原之中,650平方公里,基本上是一马平川,无矿产资源;78万人口,人口密度大,曾经长时期靠农业为生,无工业基础;历史悠久,有“千年古县”之誉,古文化则多为传说,地面基本无实物遗存。在这样的自然、历史条件下,只有创造,只有不断地创造,才会有奇迹发生。自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长葛乘风破浪,突飞猛进,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好像“无奇不有”。现在的长葛,是“工业经济主导型城市”,2014年生产总值为473亿元,位列河南全省前十并跻身全国百强县市。今日长葛,拥有上市公司3家,年销售收入超百亿企业4家。2014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河南入围14家,其中许昌市4家全部在长葛,颇为耀眼。

(二)

长葛人挂在嘴边的还有一句话:“长葛是靠‘拾破烂’起家的!”中国有名言:得中原者得天下。长葛这地方位于中原腹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要冲地带,此地无险要可据守,无山林可隐蔽。历史上悍将争锋之际,雄兵搏杀之时,民难聊生,想必逃难者东奔西走南去北往不断。在被逼无奈的形势下,在循环往复的过程中,长葛的先人们开阔了视野。社会安定时回归故里,交流各人在各地见闻和生存之道,互为启发,探寻适宜的生活方式。渐而形成传统,植入后人的血脉,成为基因代代相传。新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时期,工商业飞速发展,城市规模呈膨胀性扩大之势,大量的长葛人奔赴全国各地,以收、捡“破烂”谋生。这个行当,通常不为人看重,而长葛人却做得很认真,他们很快就发现,各地城市中的“破烂”含金量与日俱增,已经成为“城市矿产”,而且是“永不枯竭的矿山”。于是,就有“破烂王”立于涛头,做起了废旧金属加工生意,做得气势磅薄。从粗加工到精加工,原有什么金属,再加工出来还是什么金属,废物不废,只是再生罢了!据长葛“破烂王”介绍,目前,全国“城市矿产”年量1100万吨,长葛占份额350万吨。长葛“收破烂”的人遍及全国各地,因为后方有了庞大的再加工基地,在外面“收破烂”的很多在当地成了“王”,小到废旧电器零件,大到废弃工厂整套设备,无所不收。成卡车、成列车把“破烂”从全国各地运回长葛,再生后又销往全国各地。今非昔比,现在“收破烂”的长葛人,驾豪车、坐高铁、乘飞机往来各地的比比皆是。同行的一位作家,对长葛一位废旧金属加工企业的负责人说:“你们可以到西伯利亚看看,那里有很多废弃的坦克……”那位负责人说:“我们知道,不排除那个可能性。”中国“城市矿产”,长葛三分天下,真乃长葛派头河南“范儿”!

“收破烂”起家的长葛人,摆脱了贫困,积累了资本,很多另辟蹊径,开拓了其他创业道路。“奔马”牌汽车曾经驰名中国,即出自长葛,这个企业现属森源集团,森源集团下属13个子公司,我们参观了其中的森源电气和森源重工2家企业。一行人乘坐企业生产的电动观光车,走马观花一般,就用了数十分钟。阔大的车间里,机器、设备、材料、正在生产流程中的产品整整齐齐,机器的各种声音交汇,犹如轻松的交响乐,而干活的工人好像还没有我们参观的人多。可见其自动化程度之高。干活的工人中,还有两个“老外”。问询得知,此为欧洲提供设备的厂家派出的技术人员。据悉,那些“老外”们,初来咋到时,莫不惊叹:“这么一个小县,竟然有这么大的工厂!”

本文开头提及的风光互补路灯,只是森源电气做出的一碟小菜而已。一套风光互补路灯,是一个独立的供电照明系统。一次投资,常年受益。据悉,中国城乡路灯正在以每年20%递增,现约为2亿盏,如改用这款路灯,每年节约的电量约为三峡年发电量的1.8倍。其环保意义自不待言。森源集团以创新为其发展战略的核心元素,拥有授权专利近千件,其中发明专利100多件。目前是全国产销量最大的光伏变压器生产厂家。森源集团建有3栋供国内外专家和引进人才居住的公寓楼,入住达1200人,可见其实力之一斑。森源重工生产各种车辆,厂区内排列长长并标明用地的警用车辆蔚为壮观,凸显雄浑气象。

“把任何两种不同的矿物互相刻划,两者中必定会有一种受到损伤。有一种矿物,能够划伤其他一切矿物,却没有一种矿物能够划伤它,这就是金刚石”。所以,就有了“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一说。在长葛黄河集团是一家生产超硬材料的民营企业,也是全国超硬材料行业第一家上市的名营企业。超硬材料,是硬材料的克星。目前全世界发现的超硬材料、最硬的材料就是金刚石。现代社会,创造新的价值,经常要干硬碰硬的活,大到凿洞钻井,小到切割磨削,都离不开超硬材料。天然金刚石世界奇缺,世人不得不转向人工制造。长葛人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竟然选择了这个行当!他们的做派和超硬材料一样硬朗,1979年创业,1984年就成为国家大一企业,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人造金刚石制造基地。庞大的筛选车间,排列着数以百台的筛选机,仅有数名女工在穿梭忙碌着,她们每人照看70台机器,显得沉静淡然。借用中国一个著名的超硬材料专家获得大奖时的颁奖词:这些“和世界上最硬材料打交道的人,有着温润如玉的性格……”

(三)

一到长葛,便感到了长葛劲风扑面而来,接受的信息量如爆炸一般,令人目不瑕给、眼花缭乱。在这个千年古县,所见所闻,耳目一新。在这个传说的乐神故里,车行音乐大道,共鸣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和《茉莉花》的乐曲,好像从远古传来;绵绵秋雨中,漫步纪念中国楷书鼻祖“钟繇广场”,遥望四周,感受到的是历史和现实的文化对接;铁佛寺的钟声佛号,似乎在感恩长葛人对这个千年古刹的佑护……这些与往常迥异的念头,无疑来自以“无中生有”自诩、长袖善舞创造力十足的长葛人的启示。

天,还是那片天;地,还是那块地;人,还是长葛人。长葛咋就“无中生有”,令人刮目相看了呢!吃苦耐劳?那是同属中华民族的美德;人杰地灵?中国大地,何处不是这般说呢!2012年,长葛市和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对接,开设许昌市“清华大学工商管理高级总裁班”;2014年,“长葛市清华大学管理创新高端研修班”开办,800名领导干部参加,学期1年;2014年6月,森源集团投资300万元,开办3个“清华大学高级研修班”,300名管理层人员参加,每班1月集中学习2天,学期1年;2014年7月,“长葛市清华大学高级工商管理总裁研修班”开办,每月2天,对长葛市各行业72名企业家进行培训,学期1年。长葛市的做法,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表示“感到惊讶”,并被该学院作为典型模式进行探讨和推广。长葛人勇往直前、直取鳌头的动力,由此可见端倪。

(四)

尚不知长葛市水磨河村逝去的党委书记燕振昌参加了这些研修班没有。燕振昌,1942年5月出生于长葛市坡胡镇水磨河村,高中毕业,有文化又积极能干,曾有多次离开农村出去当干部的机会,都被他的一个在长葛县任要职的长辈亲戚劝阻。他一次又一次把机会让给了别人,坚信在“农村也能干出大名堂”。水磨河村是个大村,当时也是有名的穷村。1970年,燕振昌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后,把搞副业看成是农村致富的大事,开始谋划办集体企业,领导群众相继办起数个集体小厂。改革开放以后,以更大力度推进村里工商企业发展,使水磨河村成为闻名遐尔的富村、文明村。到2014年,全村生产生产总值达5.5亿元。在公务上,燕振昌一直坚持“村民不同意的不干、收费摊派的不干、搞形式做面子的不干、村民得不到实惠的不干”;在对个人要求上,燕振昌一直坚持“钱不沾边、物不沾边、奖金不沾边、红白喜事酒场不沾边、烟不沾边”。数十年前,他烟瘾很大。一天,他第一次遇到一个村民找他办事给他带了1条烟“表示心意”后,他就把烟戒了。

一个农村干部,让大多数村民支持、称赞,不是老大难的事,难得是让全体村民都交口称赞。燕振昌人生的句号,划了6年。2008年12月底,水磨河村和附近23个村子近4万人口赖以生存的水源——幸福湖,竟在一夜之间干涸了!人们惊愕万状,一时传言四起。燕振昌则很冷静,他坚信事出客观,绝非神鬼所致。请来多方专家勘察会商无果。燕振昌组织民主商议,决定立即打井应急。他则溯源而上,发现10多公里外一个煤矿4个大水泵不停地向外抽水。细细打听,得知这个煤矿“透水”了,“透水”的时间和幸福湖干涸的时间正好吻合!他断定,原来流向幸福湖的水,因为煤矿事故流到了矿井里,矿上抽出来的水又排向了别处。发现了这个线索,燕振昌开始奔走呼号,他的观点渐渐地得到了各方专家的认可。但是,一个农村的干部,和一个不搭连的国企大煤矿说这事儿,并且想办成事儿,确实太难太难。然而,燕振昌却咬定青山一样,不断放映、不断报告,终于引起河南省政府的重视,省政府一位领导主持协调会,最终确定煤矿、长葛市和水磨河村共同出资1.5亿元,铺设一条10多公里直径70公分的管道,煤矿抽出的水通过管道注入到幸福湖;硬化、加固幸福湖。幸福湖开挖于上个世纪50年代,由此得以新生。

2014年12月11日,幸福湖开始注水。次日早上,村干部来到村委会大院参加会议,发现燕振昌趴在桌子上,熟睡的样子……医生推断,燕振昌因心肌埂塞辞世于凌晨4时左右。桌子上放着他的第94本工作日记。幸福湖断水6年后再获新生,也使燕振昌心血耗尽。

水磨河村全村4000多口人,还有各地在水磨何村打工的外地人,为燕振昌送葬。那天,或许是水磨河村历史上最悲催的一天。

2015年10月25日上午,秋雨菲菲。在前往水磨河村途中,长葛市委宣传部一位女科长为我们导游解说,说到燕振昌的事迹,几度哽咽语塞。我们穿过水磨河村繁华的长街,来到幸福湖边。风起波兴,碧浪拍岸,似乎在诉说着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故事。

(五)

从长葛市区到水磨河村,去而复返,有一种追寻历史的感觉。长葛的故事确实太多、太精彩。长葛人做的是无限极的事业。我想斗胆借用并改动我们曾经的伟大领袖的一段语录表示对长葛人的敬意:世间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只要有了长葛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造出来。

2015-11-16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